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人民政协和一条河

2019-07-03 09:33:16 来源:中国政协 王瑛我有话说
0

????2019年5月24日,十三届全国政协“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双周协商座谈会现场,全国政协主席汪洋讲了一段话,饱含深情:“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是千秋工程,值得政协委员持续用心用情用力”。

????这段话,道出了人民政协和大运河近40年的缘分。

????从1981年茅以新委员提出名为《建议恢复并扩大南北大运河案》的第一份关于大运河的提案至今,尤其是2005年十届全国政协三次会议以来的14年间,助力大运河申遗、关注大运河申遗后的保护利用、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一届又一届政协、一代又一代政协人,始终和大运河紧密相连,薪火传递、生生不息。

????人民政协何以选择大运河

????人民政协为什么选择“大运河”为题目,一做十几年?

????人民政协与文化建设有着天然的联系。政协章程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地方委员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通过各种形式,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一条承载密集中华文化基因的大动脉,大运河是活着的、流动着的中华文化遗产,人民政协理应多加关注。

????人民政协肩负坚持紧扣改革发展献计出力的职责使命。近40年时间里,伴随改革开放进程,大运河作为文化遗产保护之河、生态文明建设之河、区域协同发展之河、改善民生之河,是改革的时代缩影和真实反映,做好了“大运河”这道题目,反映出人民政协始终肩负着紧扣改革发展献计出力的职责使命。

????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存在难度,人民政协有解决优势。大运河全长达3200多公里,流经8个省(直辖市)35个城市;涉及文物保护、水利、交通、城建、规划、环保、人力资源等多个职能部门,多头管理现象突出,利益诉求复杂多元,沟通协调难度大,很难顺利形成合力。再加上这项工作历史欠账太多,建设性破坏、破坏式开发严重,“保护与发展”的冲突不时上演,存在艰巨性、复杂性、长期性难题。

????“大运河”这个题目难,难在难以形成共识。人民政协联系面广、代表性强、包容性大,有人才优势、平台优势、影响力优势,能克服各种不利因素,发挥沟通、联络、协调作用,做各部门不能做之事;政协委员们有高度的使命感和锲而不舍的精神,一届接着一届呼吁,能最终推动各方各界形成共识。

????一场接力跑

????围绕着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的3个重要历史阶段,人民政协展开了一场接力长跑。

????一封信、一份提案,开启了人民政协助力大运河保护和申遗路。

????2005年12月,被誉为“运河三老”的郑孝燮、罗哲文、朱炳仁联名给大运河沿线18个城市的市长写了一封信,呼吁创新思路加快京杭大运河申遗过程。随后,罗哲文在第十届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联合各单位举办的“中国保护世界遗产走过20年”座谈会上继续呼吁,引起关注,被纳入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工作计划。2006年,第十届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刘枫等58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应高度重视京杭大运河的保护和启动“申遗”工作》,正式拉开了全国政协助力大运河保护和申遗的序幕。

????2006年,十届全国政协“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考察团行程2500多公里,实地调研了运河沿线18个城市和30余个县区;2007年,全国政协对河南、安徽境内的隋唐大运河沿线8个城市、30多处遗址遗迹进行了专题调研;2008年,十一届全国政协组织2次“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跟踪调研”,数十位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分为数组,分赴山东、江苏、浙江、河北4省运河沿线城市调研;2012年,全国政协再次开展跟踪调研,先后实地调研了大运河沿线的22个省辖市、29个县的35处运河遗产点和16段河道……

????伴随着连续追踪调研,一系列协商议政活动和相关工作密集展开。集体通过《京杭大运河保护与“申遗”杭州宣言》;2006年底全国政协向中央报送《关于京杭大运河保护和申遗工作的建议》;2007年1月,原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王蒙在河北沧州主持召开了大运河沿线城市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联席会议。两会期间,刘枫代表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作《高度重视京杭大运河保护和申遗工作》的大会发言,刘枫、单霁翔、舒乙、刘庆柱4位委员就此话题接受记者集体采访。两会后,召开大运河保护与申遗提案专题协商会,与9家承办单位展开协商。同时,连续在杭州、淮安、淮北等地召开4次研讨会及高峰论坛,多个相关部委及运河沿线30多个城市派代表参会。文史和学习委员会还联合相关单位征集编辑《中国大运河》画册、会同运河沿线6省市共同编撰出版了《运河名城》丛书。

????全国政协的持续关注和呼吁有力推进了大运河申遗工作。2014年6月,大运河申遗成功。但“大运河”这道题目并未就此停歇。紧接着,当年8月,十二届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联合相关单位举办“中国大运河世界遗产保护座谈会”,针对大运河申遗后的保护利用工作深入交流研讨。此后的2015、2016、2017年3年,连续展开系列调研,分别就“大运河申遗成功后的保护和利用”“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进行调研,后者更是被十二届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作为重点提案进行了督办调研。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两次就大运河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

????十三届全国政协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将“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作为续写“大运河”这道大题目的新内容、新重点。

????2018年9月,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织“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重点提案督办调研组赴北京、天津、河北3地进行调研;11月,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织小分队赴山东、江苏、浙江、河南、安徽5省开展补充调研。

????2019年初,“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被列入全国政协年度协商计划,组织专题调研,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4月,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成“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调研组赴山东、江苏调研,了解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和《规划纲要》贯彻落实情况;5月,再赴河北沧州调研,进一步了解南水北调利用南运河调水及南运河水道等情况。调研组深入大运河沿线8省市40多个市区县、50余处大运河遗址和40多个古镇和文化遗产项目,通过实地走访、遗存探察和召开座谈会等形式作了深入了解。在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上,106位委员踊跃发言、热烈讨论。全国政协副主席杨传堂、6位运河沿线的省(市)政协主席积极参加讨论,开创了多位地方政协主要领导同志在一个协商议题发表意见的先例。这些工作,为5月24日召开的“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双周协商座谈会打下了坚实基础。

????全国政协自十届以来,接续4届、跨越14年,扭住“大运河”这个题目不放,采用多种形式,取得了突出的协商议政实效,充分发挥了专门协商机构作用,凸显了人民政协在我国民主政治建设中的独特作用。做好“大运河”这道题目,也为人民政协事业的发展进步积累了可贵经验,为推动人民政协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聚焦党和国家中心任务建言资政。做好“大运河”这个题目,是人民政协紧扣改革发展要务展开协商议政的生动实践,尤其是十三届全国政协以“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为题,深刻把握了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和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找准了着力重点。

????广泛凝聚共识、汇聚力量。大运河申遗成功及文化带建设深入人心,全国政协面向社会广泛联系和动员各界群众的工作功不可没。政协积极搭建协商平台,不同领域、不同部门、不同行业的智慧力量不断凝聚,统一了思想,形成了合力。

????体现了人民政协理论与实践的创新。14年里,提案办理协商、重点提案督办、双周协商座谈会、监督性调研……人民政协每一次理论与实践的创新,都深度融入推进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工作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下好了全国政协和地方政协工作协同“一盘棋”。在此过程中,全国政协通过协同调研、提案督办、跟踪调研、论坛、出版图书等多种形式,加强对运河沿线省市政协的指导,建立了专题性的全国和各级各地政协协同协作方式,比如全国政协领导会见大运河沿线8省市政协主席推动协同工作、各级各地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协同协作等,大大增强了政协工作的协同性、实效性。

????重视新闻宣传。在全国政协助力大运河申遗过程中,几十家新闻媒体对此项工作进行了持续专题报道,在社会上掀起了空前高涨的大运河申遗热潮。十三届全国政协亦高度重视新闻宣传,本次双周会前,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织中央主要媒体集中开展相关采访报道,4月份仅新华社就连续发稿12篇,有的稿件客户端阅读量达21万余次,有的稿件被193家媒体采用,大大提高了社会公众对这项工作的认识和关注。

????“政协不是权力机关,发挥作用不靠说了算,要靠说得对!”一次次被重申、被印证。14年里,委员们提出的“建立大运河保护和申遗统一协调机制”“尽快制定大运河整体保护规划”等意见建议被悉数吸纳,变为现实;对于没有被采纳的意见建议,委员们有正确的认识,“说得对不能马上见效,只要是正确的事情,要坚持反反复复地说,总有管用的时候!”

????向先行者致敬,为后来者鼓掌

????2006年5月15日,跟随全国政协大运河申遗与保护考察团的记者拍下了这样的一张照片:在九级八面、54米高的临清舍利塔,83岁的罗哲文委员挎着两架相机,从窄窄斜斜、只容得下一个人通过的梯道侧身而下。其实,两年前罗老刚刚带领学生维修过这座塔,这次考察他还是再次认真拍照留存资料。而不久前的五一假期,罗老刚刚磕伤膝盖和小腿,血痂未愈,在场者无不感动。

????这是一群怎样赤诚的政协人啊!

????2006年大运河申遗与保护考察团在北京通州启程的前一晚,当年91岁的郑孝燮委员因为身体不适被紧急送到医院ICU救治,第二天醒来之后念念不忘的是,“看来通州我是赶不上了,希望明天下午能到天津和大家会合……”

????每一次实地考察调研,都留下令人感动的一幕一幕。时年85岁的谢辰生委员,爬坡涉沟,全然不顾自己年事已高;董良翚委员摔伤了脚腕,借助一支拐杖走完全程;70多岁的张文彬委员坚持下到柳孜运河遗址距地面5、6米的运河河道中,认真查看古迹;两院院士周干峙委员在调研中途因故不得不离开,处理完事情马上回到调研组,并且带来了另一位两院院士吴良镛,交流探讨多了一位内行,认识又深入一分;《疼爱和思考———一个政协委员的大运河四次考察亲历记》,这是舒乙委员的著作,记录了他4次跟随全国政协调研的所见所思所想……

????这些政协人,热爱大运河、全身心投入大运河,也理解人民政协、信任人民政协,坚信人民政协能把“大运河”这道题目做好、做漂亮。

????罗哲文常说的一句话是“找政协!”。他曾经在文章中写道,自己“自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接触长城时起,就关心着运河。起初(1961年)想把它列入文物保护单位而难以为计,后来(1986年)想把它申报为世界遗产更无法可想。现在在全国政协、各沿河省市、广大热心人士的努力推动下,形势大好,全国政协组织的全程考察、杭州研讨会,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喜讯频传……要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非常繁重。我曾经在会上说,希望在10年左右的时间能够成功,当然能快一点更好。我已80多岁了,虽不敢言老,但还能尽一点绵薄驽骀之力,希望能看到大运河申报成功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永远流淌在中华大地。”

????罗哲文预计,大运河申遗10年左右能够成功。在包括全国政协在内各方力量推动下,不到10年、2014年大运河就申遗成功,可惜罗老已于2012年溘然长逝。大运河申遗成功后,曾持续参与推动大运河申遗工作的多位政协委员共同默哀,告慰罗老,更是立志继续用心用情用力做好“大运河”这道题。

????令人欣喜的是,后来者稳稳地接过了接力棒。

????民进中央加入进来了,提交了《关于进一步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提案》,展开相关工作。更多的委员加入进来了。2018、2019连续两年全国两会期间,梁留科委员连续提交《活化隋唐大运河遗产弘扬隋唐大运河文化》等提案;董玉海委员连续两年围绕“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提出建议。贺云翱、张妹芝等多位政协委员多次就“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发出呼吁。

????这份名单还有很长……

????回望过去,人民政协始终同大运河紧密相连。

????14年来,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俞正声、汪洋都高度重视大运河的保护传承利用;

????14年来,先后有陈奎元、徐匡迪、罗富和、李兆焯、李海峰、王家瑞、刘奇葆等多位全国政协副主席带队调研、出席相关座谈会及论坛;

????14年来,有数百人次的全国政协委员参与这项工作,十几家相关部委数十次在这里和委员们沟通交流协商,在政协平台上达成共识;

????…………

????一届又一届政协、一代又一代政协人为做好“大运河”这道题目持续用心用情用力。只要大运河需要、只要党和国家事业发展需要,这道题,人民政协会一直做下去。

????(作者:本刊记者 王瑛)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真钱棋牌